51爱博士 > 修真小说 > 亚洲成女人图区免费视频 > 正文 终章 携手天涯
    本站 ,最快更新神捕天下行最新章节!
    屋外丁强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门口,东方云静刚才的一番话他都听在了耳中,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东方云静一直不肯接受他的原因了,对于他来说也许这才是一种解脱。
    “你知道吗,丁大哥对我太好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告诉他一切,只有你才能化解我的内心纠结,哥哥,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曾几何时你在我心里是那么的勇敢,可是现在为什么全变了?”东方云静的泪珠滚落掉到了东方云英的脸颊上。
    东方云英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情睁开了眼睛,他看着东方云静缓缓拉住了她的手,而后坐起身,低头苦笑道:“不是哥哥没有勇气,只是哥哥怕你不能接受,这些年父亲因为母亲的离去落了个心结,一直就没有开心起来过,虽然你调皮不听父亲的话,但是哥哥知道只有你在家里的时候父亲才有微笑的时候,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你不再以他的女儿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父亲会怎样,他已经老了,不在如当年那般,老了就让他安心的过完晚年,这是我们做儿女的应该做到的。”
    东方云静喜极而泣,说道:“哥哥,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心思,是不是?”
    东方云英轻轻点了点头,伸手将东方云静揽进了怀里。
    屋外,丁强长叹一声,轻步走了出去,过了一棵大树,蓦然间他看到了东方成,丁强兀自一愣。
    东方成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山山侧的屋子,问道:“云静在云英的房间中是吗?”
    丁强本能的点了点头。
    东方成道:“你现在是不是明白了他们兄妹两的关系?”
    丁强道:“明白了。”
    东方成幽幽一叹道:“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傻?”
    丁强笑道:“没有,当我知道这些后我反而心中有着高兴,因为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云静妹妹这些年内心的真真苦楚,她吐露了自己的心声,那么依旧意味着她以后能够快乐的活着了,我想我会为她感到高兴。”
    东方成道:“是伯伯对不起你们,如果可以伯伯想收你做我的徒弟,传你七星剑法,神枪镖局需要你,而你手上多么一门技艺神枪镖局也就多一分保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丁强心中又是意外又是惊讶,忙道:“我愿意,东方伯伯,我愿意。”
    东方成呵呵一笑道:“儿子女儿现在靠不住了,还是收个好徒弟的保险,回长安后就来找伯伯,日后你就是伯伯的嫡传弟子。”
    丁强一愣,迟疑着道:“伯伯这说的哪里话,云英大哥和云静妹妹都很孝顺的。”
    东方成道:“一个在外浪迹不回家,一个老想着往外面跑,这一次我看他们两个也不会安心回逍遥城了,也就你是个好孩子,以后别跟他们同流合污。”
    丁强呲牙尴尬一笑,他的确没有浪迹天涯的心,只想待在长安,陪同父亲叔叔打理好他们的神枪镖局,他想东方云静真的是不适合他的。
    虽然他心里此刻还是有些失落,但他总算能够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另一边萧勇的房中,赵月儿沏了一杯热茶端到了萧勇的面前,道:“来解解酒。”
    萧勇看了眼桌上的热茶,又抬头目光注视向赵月儿,问道:“月儿,当初我对你那样你为什么还来找我?”
    赵月儿很是干脆的道:“因为我不甘心啊,凭什么你就能对我这样,我当时就只想找回心中的不平衡,现在我已经心理平衡了,不过以后我还是要一点点讨回你曾对我的无视和冷落,所以你准备好这一辈子来偿还你曾经对我犯下的错误吧!”
    萧勇一听这话顿时乐了,笑道:“你呀,有时候真的让人有些难以捉摸,不过你的这种性格我发现很与众不同,这其实就是你最大的魅力,看来以后我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你的魔抓了,不过你也不能太欺负我了,给我留点面子,就想今晚这样岂不更好?”
    赵月儿白了眼萧勇道:“想得美,回到雪山给我好好打猎,一天也要好家伺候着我,那一天要是我不乐意了说不定就一脚踹开你了。”
    萧勇额头只冒黑线,还真有些那赵月儿没办法,在一边只能干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赞道:“好香的茶啊,月儿的手艺越来越棒了啊!”
    赵月儿秋波扫了眼萧勇转身上了床,萧勇赶忙放下杯子吹熄了蜡烛。
    “哎呀,干嘛踢我下床?”黑暗中扑通响了一声,随后就是萧勇恼火的抱怨声。
    只听赵月儿道:“今晚又不是你洞房花烛,毛手毛脚成什么样子,给我不老实点就睡地下去吧……哎呀,喝的满口酒味熏死我了,给我下去,下去……”
    杜峰幸好没有看到赵月儿对待萧勇的样子,要是看到了一定会感慨萧勇真的是有的罪受了,自己也一定会偷着乐,曾几何时杜峰就被赵月儿给呛了好多回,每一次都是杜峰最后暗自认输。
    不过此时的杜峰心猿意马,他进了新房揭去了牡丹的盖头,穿着喜服的牡丹别有一番韵味,杜峰看着她觉的今日的牡丹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心中难掩激动杜峰轻轻地抓住了牡丹的手。
    牡丹盈盈一笑,而后白了眼杜峰道:“你想干什么?桌上的酒还没喝过呢!”
    杜峰一愣这才记起洞房花烛夜的交杯酒还没喝呢,随携了牡丹的手来到桌前端起酒杯,彼此望着对方将酒一饮而尽。
    而后杜峰抱起了牡丹上了床,彼此依偎在一起,心中都是满足。
    杜峰斜倚在牡丹的旁边,看着平躺的牡丹,牡丹的美目也注视着杜峰,彼此眼中只有对方,两人看着看着都欣慰的笑了。
    牡丹道:“今后再不出外了吧?我们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吗?”
    杜峰轻声应道:“嗯,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不过要是有一天你觉得在这里呆着闷了,或是不喜欢这里了,我就带你再去别的地方,只要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在,哪里都能是我们的家。”
    牡丹心中暖暖的,回道:“这一辈子我也不会离开你,以后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等孩子长大了,可以自立了,峰哥和我就一起携手天涯吧,说真的云静那个丫头这些天脑袋中的古古怪怪的想法有些感染我,想想这些年的确我一直被束缚着,没怎么走动过,更不曾真真的去欣赏外面世界的精彩,现在自由了,也有了峰哥的陪伴,所以我想有时间还是要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我曾经就有过向往的。”
    杜峰听了这话脸就有些绿,他想这云静妹妹还真是厉害,跟牡丹待了一段时间居然把牡丹给同化了,不过能和牡丹一起携手走天涯杜峰是非常愿意的,当下他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愿意带怡妹看世界,但是你不能被云静那个丫头的古怪想法给引偏了方向,她哪是想出外走走看看,分明就是要出去瞎闹,还是一颗孩子心。”
    牡丹笑道:“如果人的一生都能保持一颗孩子心那不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吗?”
    杜峰一怔,片刻笑道:“怡妹说的不错,就听你的,以后你走到哪里我就保护你到哪里,我们携手天涯。”
    牡丹道:“携手天涯。”
    新房中的烛光终于熄灭了,静谧的夜晚没有一丝嘈杂,然而这夜没安静多久新房中就闹腾了起来,只听牡丹道:“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如意的哭声?”
    杜峰道:“你听错了吧,如意今夜不是被抱到小菊哪里了吗?小菊离我们可是隔着老远呢,这么远你怎么听得清楚?”
    牡丹道:“我没听错,是如意再哭,不行,我要起来去看看。”
    杜峰苦笑了一声道:“今晚可是我们洞房花烛的夜晚啊,我们还没有洞房花烛呢?”
    牡丹道:“老夫老妻了还洞什么房花什么烛,如意一定饿了,我要给他喂奶去,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把他抱过来。”
    新房中的灯再一次亮起,杜峰颇为无奈的坐在了床头,牡丹已经穿好了衣服一溜烟的出了门。
    看着牡丹如此样子,杜峰只能苦笑摇头,兀自坐在床头嘀咕道:“杜一帆啊杜一帆,你这小子还真是厉害,现在你看看,有了你这个大胖小子,你娘就把爹爹不当回事了。”
    一场喜庆过后,王道岩又回归了平静,后山早已建满了屋舍,孩子的嬉戏声也越来越频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杜峰和牡丹日子过得也是幸福。
    然而在杜一帆三岁这年再一次变天了,朱瞻基患病意外地死去了,皇上驾崩天下再一次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当中,年仅九岁的朱祁镇即位,张太皇太后由此开始参政。
    大觉寺中空尽站在院中的大树下仰望长空,久久不曾收回目光,他的记忆仿佛回到了几年前来大觉寺时的情景,他其实是被禁锢在了这里,还有骆绝尘和赵柏年。
    只是骆绝尘和赵柏年在三年前先后圆寂了,如今只有他一个人。
    回忆当初空尽喃喃自语道:“世间一切皆有因果报应,即便是天下的君王也不能逃脱,绝尘妹子啊,当年你收集的消息或许真的是真的了,只可惜这天下换上的新主却还未曾成年,日后这太平的日子能持续多久呢?”
    “我佛慈悲,为何不能让他在这世间活的长久一些呢,”空尽眼中满是沧桑和黯然,他悠悠嘀咕道:“若再给他十年来治理这天下,必将是另一番昌盛的面貌,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做过的事最后还不都是自己来承担后果吗?”
    王道岩,杜峰站在山前,猎猎冷风吹动他的长发,吹动他的衣衫,杜峰站在山前久久的沉默着,神机府在一年前彻底消失,曾经的一切都被抹去,不复存在,一年后皇帝驾崩,这天下真的要变了吗?
    杜峰心里自问,登高而望一览大好河山,他心里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眸子中居然有了些许的失意。
    “爹爹,爹爹,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不动呢?”三岁的杜一帆腾腾的跑到了杜峰的跟前,仰头问杜峰。
    杜峰低头看着胖嘟嘟的儿子溺爱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头,而后将他抱起,和声说道:“爹爹在看风景,你看前方的景色美不美?”
    一眼望出,天高地阔,地平线的尽头茫茫一片。
    三岁的杜一帆眨了眨清亮的大眼睛,伸出小手一指地平线的尽头问杜峰道:“爹爹,那个地方有什么?”
    杜峰笑道:“有太阳,还有大海,又或是山峦草木,又或是淳朴善良的人们。”
    杜一帆不太听得明白,他舔了舔嘴唇,道:“那爹爹能不能带我去哪里看看呢,我想知道哪里究竟有什么?”
    杜峰道:“当然可以。”
    这时牡丹从后方走了上来,她一上来就瞪着杜一帆道:“你个小调皮,现在跑得快了啊,娘就打个盹的功夫你就跑没影了,这里林密草茂下次可不敢这样了,要在这样娘就打屁股了。”
    杜一帆眨了眨眼睛,突然就呵呵笑了起来。
    牡丹见了溺爱的在他头上**了一把,转而问杜峰道:“刚才和如意说什么呢,你们父子两个聊得挺好的啊!”
    杜峰道:“如意要到地平线的尽头去看看哪里究竟有什么。”
    牡丹蓦地一愣,目光迎上了杜峰的目光,片刻才道:“什么意思?这么小就想离开这里了?”
    杜峰目光又是看向远方,说道:“如意到是提醒了我们啊,在这里我们已经安定了三年,三年没有出去过了,如今皇上一走,新皇上登基,外面一定又变样了吧?”
    牡丹微微一沉眉道:“你也想去外面走走吗?”
    杜峰道:“我想我们该去大觉寺上一次香了。”
    牡丹一愣,旋即一叹道:“是啊,是该去看看师父老人家了,也许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
    杜峰当即道:“那我们这就准备,即日出发走一趟大觉寺,顺便也到外面再走上一遭,会会老友。”
    牡丹道:“嗯,正好我也想动动筋骨了看看老友了,尤其是云静那丫头在我们婚后和东方云英居然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悄然的离开了,到现在一点音信也没有,这一次非要把他们找到,看看这兄妹俩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杜峰和牡丹带着杜一帆离开了王道岩,再一次踏上了天涯路。